• 二维码
  • 返回顶部

  • 金都注册

    侠客岛:高考遭冒名顶替,被偷走的人生怎么算?

     
     
    对于很多出生农村或者底层的普通家庭来说,考学几乎是改变命运的唯一机会。电影《中国合伙人》中,连续两次高考失利的成东青跪在村民面前,恳请父老乡亲凑钱帮助自己参加第三次高考,为难的东青娘无奈地说:东青,你就安心当你的农民吧。

    左为顶替者陈某某,右为被顶替者陈春秀。图源:网络

    “我就想知道,她怎么拿到我的高考录取通知书。”说话人名叫陈春秀,16年前高考“落榜”。因家境贫困,她放弃复读,四处打工赚钱。

    虽然日子过得清苦,陈春秀从未放弃求学理想。2020年5月20日,她登录学信网(教育部高等教育学历查询及招生信息网站)报考成人教育学校,填报信息时,竟发现一个姓名和身份证号均与自己相同但照片不同的女子。资料显示,“陈春秀”已从山东理工大学顺利毕业。

    至此陈春秀才发现,自己竟被人冒名顶替上了大学。顶替她的人也姓陈,入职山东冠县某街道办事处成了公务员。

    近些年,媒体曝出的高考冒名顶替案件屡见不鲜,每每引发舆论愤慨。被偷走的人生,是顶替者与被顶替者截然相反的现实对比。顶替者陈某某成了公务员,端上铁饭碗;陈春秀却因学历受限,辗转打工,收入微薄。

    虽说职业没有高低贵贱之分,但出生农家的陈春秀原本有机会改写命运,却在不知情时被强行夺去人生转折机遇。

    6月13日,山东冠县县政府发布调查进展通报,称陈某某工作所在地烟庄街道办事处已对其解除聘用合同,县纪委监委对其立案审查并将其涉嫌违法线索移交公安机关,对案件中所涉及的人员,将依法依纪依规严肃处理。

    处分不可谓不严厉,但人民群众显然还不解气,不少网友追问:“被偷走的人生怎么算?”

    本来有机会通过读书改变命运,却不得不输在新的起跑线上,陈春秀们至今仍在疑惑:“为什么偏偏选中我?难道就因为我家在偏僻的小村子?”

    苦累都不怕,最怕的是没机会。”这是10年前媒体调查弱势群体生存状态时,贵州铜仁大寨村贫困农民张中周说出的一句话。

    这句话,刺中了很多人的心。

    对于很多出生农村或者底层的普通家庭来说,考学几乎是改变命运的唯一机会。电影《中国合伙人》中,连续两次高考失利的成东青跪在村民面前,恳请父老乡亲凑钱帮助自己参加第三次高考,为难的东青娘无奈地说:东青,你就安心当你的农民吧。

    考不上没关系,可是考上了却被别人冒名顶替,这是完全触碰考试公平底线和法律红线的恶行。

    从山东齐玉苓案到湖南罗彩霞案,从湖北王俊亮案再到河南王娜娜案,冒名顶替事件一再触碰公众最在意的考试公平,也加剧了人们对事件背后权力腐败的负面想象。

    还记得2004年的罗彩霞事件,选中受害人、拦截通知书、伪造身份证、冒名去报到……这一切,在冒名顶替者王佳俊的父亲、隆回县公安局政委王峥嵘操作下,如愿得手。若不是5年后开通银行卡的“意外”,罗彩霞根本不知道自己被顶替。讽刺的是,就在同一年,王峥嵘还被评为“全省人民满意的公仆”。

    匪夷所思的情节在权力操纵下一次次上演,粗暴践踏教育公平和社会正义,折射出质疑考试公平的社会心态。

    在近期的仝卓事件中,经由仝卓继父、时任临汾市人大常委会副秘书长、办公室副主任仝天峰的请托,仝卓拿到了虚假转学手续,获得虚假的应届生学籍,办理了中共预备党员手续,涉及教育、户籍、学校等多部门及转学、报名、资格审核、录取多环节。

    可见,稍有灰色空间,有些人的权力造假、腐败就无孔不入。

    一起起冒名顶替案件被曝光,意味着一个个普通孩子改变命运的机会被强取豪夺,教训是深刻的。

    教育公平是社会公平的重要基石,考试公平是教育公平的底线要求。对顶替者的党纪政纪处分只是第一步,背后的利用权力造假、腐败链条定要深挖,该查必须查,该罚必须罚,有违法犯罪的,还要追究法律责任,给公众一个彻彻底底的交代,绝不能因这类事件影响人们对公平正义的信心。

    人民群众反对什么、痛恨什么,就要坚决防范和纠正什么。教育公平,也应如此。

    搜索